美国真正的混乱将从11月3日开始 特朗普剧本写好了


11月3日是美国大选投票日,可能飞出今年最大的黑天鹅——别误会,这个“黑天鹅”,不是特朗普连任,而是他只输3%以内并且宣布“不认输”

也就是说在11月3日到1月20日总统就职典礼的这段时间,美国政治将因为特朗普的“不认输”而陷入僵局,社会将进入“民主内战”,进而造成全世界经济和政治再次出现动荡。

“不可能吧?美国的民主制度那么多年了,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吧?”如果是别的总统可能不会出现,但是,他是特朗普。因为,这个人既不是典型的共和党人,也不是典型的华盛顿政客。

关于“特朗普不认输”的警告已经不是《纽约时报》一家媒体的恫吓,他的竞争对手、来自民主党的候选人们,也多次站出来向外界提前示警。

这并非危言耸听,这是一场可以预见的“大分裂”。而且,这幕戏的剧本,特朗普早已写就了。各种蛛丝马迹,我今天一一给您来剖析。

为什么特朗普死盯“邮寄选票”?

因为投票率,也为了可能的败选。

首先,受到疫情的影响,以邮寄方式投票的美国选民,今年可能创下历史新高。

然而,面对这么重要的决胜因素,美国邮政局却放话警告,因为过去几年被要求自负盈亏,官方财政拨款减少,邮政局糟糕的运营状况,将导致选票无法在11月3日前准时到达,并及时送回、用于点票。

随后,特朗普马上接话威胁,以“选举可能因此出现舞弊”为由,警告邮政局不加速投递,就拿不到一分钱政府新增拨款。

特朗普真是因为担心选举舞弊么?别忘了,美国邮政局长德乔伊(Louis DeJoy)是特朗普的忠实支持者,这出双簧,他俩唱得不错

相较于共和党,民主党的支持者投票率本来就不高;而特朗普的死忠粉们,却会有更高的投票率,他们不仅只看特朗普的推特和FOX的新闻,而且,他们还不怕疫情,愿意走出门去投票站支持总统连任。

因此,邮寄选票的比例,最终会影响的不是特朗普的铁盘,而是民主党的投票率

支持率不重要,投票率才是美国大选的胜负手

当最新调查显示,戴口罩的民主党人使用邮递投票的可能性,远远大于不戴口罩的共和党人时,特朗普的鼓噪便开始了:“邮寄选票,是作弊”、“(邮寄选票)实际上就是欺诈”、“(邮寄选票)将由外国印刷”......

特朗普一手提拔的司法部长巴尔也非常配合地开始宣称,“境外势力正在干预美国选举”。

尽管这些指控到目前为止连“捕风捉影”都算不上,但是,特朗普就是这样:“我已经说过三遍了:凡是我说三遍的就是对的。”

巴尔的剧本也是已经写好的。如果特朗普败选,他会支持特朗普“外国势力伪造邮寄选票”的说法,挑战邮寄选票总数的真实性。

如果这些质疑对一个或多个州的结果产生影响,那将导致拜登和特朗普都无法获得270张最低选举人票,然后,选举将在众议院以一州一票的形式来决定,而目前共和党代表的州有26个,民众党代表的州为23个。

当然,特朗普的抱怨并非完全没有道理。邮寄选票确实没法保证是否真的是本人投出;而内华达州更“离谱”——选举结束几天内,选民邮寄出的选票都有效——这明显会导致“补投票”给落后的支持对象。

2016年,特朗普在普选中输了290万张,但是,他仅仅靠着三个关键“摇摆州”,宾夕法尼亚、密歇根和威斯康星,各自不到1%的领先优势,赢得了总统大选的胜利。

四年后,邮寄选票还给了特朗普一个时间差:如果邮寄选票被延误,特朗普又提前拿下了这几个关键的摇摆州,他很可能将直接宣布胜选,而不等那些邮寄选票的记票结果。

如果邮寄选票都统计完毕,特朗普又被翻盘了呢?会不会引发他的狂热支持者们的暴动?特朗普已经在共和党大会上埋下了“地雷”——“除非操纵选举,他们无法从我们手上夺走这次选举”。

“天下大乱,形势大好”

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,特朗普已经显得不顾一切

美国新冠疫情的感染和死亡人数居高不下;因弗洛伊德被杀而引起的“黑人命也是命”运动,也已经持续了100多天......

但是,面对如此混乱的局面,这位美国民选总统,依然不断地煽风点火,甚至去鼓励武装和自发的民间组织,去跟那些抗议者发生冲突——在特朗普眼中,只有煽动民众冲突,才能转移选民对其失败领导力的关注,他的胜选几率,也才有可能快速提升。

“撕裂美国,特朗普就能连任”——这很可能会成为现实。

即便是CNN这样讨厌特朗普的媒体,其公布的民调数字,特朗普也只落后拜登3-4个百分点。这还是总统大选辩论没有开始前的民调。以拜登的口才,特朗普仅靠三场辩论,继续提升民调的可能性非常大。

对此,佩洛西居然会对媒体表示,“希望拜登不要参加辩论”——是已经“看衰自己人”,还是在扮演“猪队友”?真的是让人大跌眼镜。

从两人相差13个百分点到误差值范围内,特朗普正在精心谋划一场混乱,来保住自己的总统宝座

不得不说,政治就是如此丑陋。我们常会听到政客们在各种场合大谈“包容”、“和解”、“大爱”,但事实上,能帮到他们获得最大政治利益的不是爱,而是恨。

2000年,戈尔输给小布什的那次大选最具代表性。

民调上,戈尔领先了10个百分点,但是,小布什的竞选策略就是把共和党基层的热情激发出来,不要去管中间选民,把共和党支持者的投票率拉高。反正美国的投票率通常只有50-55%,只要你那30%的支持者都出来投票,你就能当选。那次的出口民调,共和党的支持者投票率高达65%。

戈尔输在“太温和”。竞选时,大谈气候变化、种族团结;可是恐惧的力量,煽动的力量,给选民危机的力量,远远超过了这种“温暖的策略”。

小布什主推的是“反堕胎”,因为,他要的是新教的那批支持者,而共和党要的是“白人优越”的危机感——其实,布什家族这次没必要嘲讽、挖苦,甚至看不起特朗普,他只不过在重复着过去你们做过的事情。

相比小布什和戈尔,特朗普的对手拜登,真的不是一位会选举的人。

当特朗普天天在推特上发“Law and Order!”(“恢复法律和秩序”)的时候,他没有能及时跟“黑命运动”做一个程度的切割,没有态度强硬地表态,“对暴力零容忍”。

共和党就立即给他贴上了“无政府主义者”的标签,说什么“拜登当选,美国各大城市都会弥漫着大火、浓烟”——这些当然是选举语言,但是,希望美国社会恢复稳定的美国人,因为你的态度不够坚定,开始转向了特朗普和共和党。

要知道,黑人只占美国人口的12%。就连刚刚离职的特朗普“亲信”康沃也承认,现在的美国社会,只要更多的糟乱,更多的无政府状态,暴力和破坏没有停下的迹象,就对特朗普的连任形势大为有利——这大概就是我们曾经熟悉的那句话:“天下大乱,形势大好”......

最后,容许我再说一遍开头的那句话:

特朗普不是典型的共和党人,更不是典型的华盛顿政客。他因民粹而起,最终还会继续利用民粹谋求连任。只要大选开始谈种族议题,大谈族群对立的问题,这种所谓的民主选举都是丑陋的。不巧,目前看来,这招在美国很管用,特朗普的民调有“起死回生”的迹象。

选举政治上有个说法,投票前的60天民调最有参考性。美国大选还有不到60天,特朗普的连任几率开始反弹:五成。

环球交叉点

东方卫视|深度国际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Notice: The content above (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)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,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.

c8e8.cn

d1m8.cn

b5a3.cn

dcif.cn